從隨波逐流到放任自我
——四川省廣安鑫鴻文化旅游投資開發有限公司 原總經理宋小林違紀違法案剖析

發布于:2021-05-06 03:05作者:林森 周美宏閱讀量:1067

“想收又怕,看到別人都收自己不收又心有不甘。心存僥幸之下,還是拿了老板送的錢。正是內心的貪婪和‘別人可以我為什么不可以’的想法,才導致了今天的結局。”留置期間,四川省廣安鑫鴻文化旅游投資開發有限公司原總經理宋小林寫下了他收受賄賂時的糾結心情。20209月,因涉嫌受賄犯罪,38歲的宋小林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并受到了法律的嚴懲。

1982年出生的宋小林本科畢業后曾就職于一家國企,從一名見習生一步步成長為項目總工程師,在工作中積累了豐富的工程建設經驗。由于常年奔波在外不能陪伴家人,他選擇回到家鄉另尋發展機會,在2011年通過事業單位公招考試后,來到廣安區村鎮建設服務中心工作。2013年,廣安市成立前鋒區,內心充滿干事創業激情的宋小林感到,自己豐富的工程建設經驗將有施展之處,便主動申請加入新區建設隊伍。經過統一調配,宋小林順利成為前鋒區住建局城建股的一名干事。

到新單位報到前,愛人特意叮囑宋小林,工程建設領域潛規則盛行,公職人員被“圍獵”風險大,做事時一定要守住底線,更要明白一旦違法違紀,人生的收獲都將歸零,甚至成為負數。正式入職后,單位領導也多次告誡職工要抵擋住金錢的誘惑。對此,宋小林一開始銘記在心,“一絲一粒,我之名節”的道理時常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剛到前鋒區住建局沒多久,單位負責的一個項目即將完工,宋小林和其他同事來到施工現場準備驗收。臨結束時,施工方老板悄悄遞給宋小林一個紅包,他打開一看,里面裝著500元現金。正當準備拒絕時,宋小林發現,同來的驗收人員都非常自然地收下了相同的紅包。

“剛到住建局時就聽說城建股有油水可撈,看來是真的,這應該是老規矩了。”雖然同事臉上掛著心安理得,宋小林仍然忐忑不安,猶豫到底要不要這個紅包。當時他為自己的貪心想到的合理借口是,“城建股幾乎天天加班,待遇卻和那些清閑股室一樣,有這點‘辛苦費’也是應該的,近在眼前的真金白銀不拿不占,實在可惜。而且如果其他同事都拿了紅包,我卻不要,就會顯得格格不入。”他邊想邊和其他同事一樣將這500元錢收了起來。

回到單位后,宋小林還曾和同事討論過收紅包這個問題,試探大家的態度。沒想到,同事們對此都不以為意,覺得幾百塊錢是小錢,離受賄還差得遠,沒人會管。“正是這500元的甜頭,在我的思想防線上撬開了第一道縫隙,成為我思想變質、一步步走向腐敗的開始。”宋小林說。

此后的幾年間,宋小林懷著“大家都收,我也跟著收”的念頭,凡是參與工程驗收,對于老板主動送上的禮金來者不拒,從幾百元到幾千元,前后有10余次之多。

雖然貪戀小財,在住建局任職期間,宋小林在工作上還是認真的,確保自己驗收的每一個工程質量過關。他豐富的施工管理經驗和出色的工作能力很快獲得了領導同事的一致好評,并因此被提拔為前鋒區園林管理所所長,掛任前鋒區屬國企相關負責人,并先后擔任四川海特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和廣安鑫鴻文化旅游投資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主持前鋒區部分園林綠化工程項目的經營管理工作。一位曾與宋小林共事的國企負責人對他的專業能力印象深刻,“他對項目質量的管控非常嚴格,經他手的項目都完成得很漂亮。”

不過,在一筆筆“紅包”的侵染中,宋小林的心態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除了驗收時的紅包,他開始期待通過工程項目從老板那里獲得更多好處。宋小林會在給自己送紅包的老板之間進行比較,對于出手大方的人,他會主動提醒他們關注網上的招標信息,背后的想法是,“如果對方中標,可能會給予自己感謝費。”

不出所料,2015年,某建筑公司負責人周某接到宋小林的通知后,如愿中標,在次年春節向宋小林送出7萬元。面對這筆遠遠超出預期的巨款,宋小林起初感到十分害怕,但一想到僅僅一個電話就換來了這么多錢,興奮很快淹沒了恐懼。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7萬元感謝費讓宋小林看到了與老板積極聯絡的“益處”,也進一步放大了他對金錢的渴望。實際上,這是周某看中宋小林的能力和前途,為了未來能承攬更多項目而進行的感情投資。特別是升任國企“一把手”后,宋小林在工程項目上有了更大的決策權,他不僅積極幫助包括周某在內的熟人老板承攬綠化工程項目,而且多次利用手中權力取消一些項目的公開掛網招標,在未經詢價的情況下,只私下邀請幾家和他有利益往來的公司參與競標采購,個別時候甚至直接指定公司向自己所在的鑫鴻文旅供給苗木物資,或以內定價格提供勞務等。幾個受到宋小林多方關照的老板因此獲利不菲,以“感謝費”“分紅”的名義多次送上錢物。就這樣,在擔任國有企業管理人員的3年多時間里,宋小林通過在項目工程承建、綠化物資采購、勞務項目承接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累計收受現金23.6萬元。 

“宋小林之所以走到今天這種地步,除了自身的貪欲外,單位的不良風氣也對他產生了重要影響。”辦案人員分析道,從鑫鴻集團違紀違法系列案來看,宋小林掛任鑫鴻文旅公司總經理期間,整個集團已深受貪腐之害,從管理人員到基層職工,不少人管了公家的項目、肥了自己的腰包,違規幫助老板承攬項目的情況屢有發生。在這種歪風邪氣的影響下,宋小林重蹈了自己在住建局工作時收受禮金的覆轍,沒有守住“明白做人、清白做事”的底線,與信念滑坡、利欲熏心的一部分干部同流合污。

審查調查期間,宋小林坦陳,“我自己也知道幫助老板承攬工程后收取感謝費的人不止我一個。在我擔心害怕之時,周圍有人告訴我,只要不插手工程變更和工程款支付,確保工程質量,收些錢也不算犯大錯。”他甚至認為,相比于虛增項目、套取資金等損公肥私的行為,自己的做法還算是“守規矩”。

2020年6月,前鋒區紀委監委接到舉報,反映宋小林在擔任鑫鴻文旅公司總經理期間存在收受現金的違紀違法行為。隨著調查的深入,宋小林的所作所為終于敗露。他沒有認識到自己錯誤的嚴重程度,一度對組織的調查心存抗拒。在辦案人員的教育和幫助下,他一點點回憶著自己這些年的工作軌跡和心路歷程。幾番自我審視后,他終于認識到,從驗收小紅包到提供信息感謝費,再到項目承包好處費,自己早已在周圍人的錯誤觀念和錯誤行為的影響下,失去了清醒認識和獨立判斷能力,走上一條違紀違法的不歸路。


德扑解说小胖